天地人創造觀

黃 惇 勝  撰文
2019-06-03

 唐朝大詩人李白於《春夜宴桃李園序》開頭寫道:「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這段文字既有易經的詮釋,又有佛經的開示。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也隱含天地人對萬物的角色扮演。

 從天地對萬物的角色扮演來看,《序卦傳》就說:「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天地不但先於萬物產生,而且是萬物生成的基礎;萬物也在天地相交的環境下「各正性命」(彖傳),包括生、長及滅(金景芳、呂紹綱,2003)。廣義來說,天地不但創造了萬物立基條件,也孕育了萬物。

 從人對萬物的角色扮演來看,人本來就是天地間萬物的一種,在空間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人與其他萬物的關係既合作又競爭。合作的表現在於某種程度的相依為命;競爭的表現在於資源爭取及進化的優勝劣敗,而人類顯然是現階段萬物競爭的勝利組,這可能是人被稱為萬物之靈的原因了。

 人成為萬物之靈與有史以來不斷的創造力發展有關。所謂創造力,狹義的說就是將尚未出現的「質」,以歷史性具備之素材加以組合並予以客觀化的能力(市川龜久彌,1975)。因此人類是以天地共創的萬物環境在各時代所具備素材,透過獨特的創造力取得優勢,也藉此不斷豐富或相當程度地改變了天地間既有萬物。這自然有助於人類的文明,但對其他萬物而言則有幸與不幸。

 天地人的創造行為不外天道、地道與人道。對人而言,暫宿逆旅(旅館)也好、浮生(虛妄之生)若夢也好,一方面要感恩於天地所創萬物生成發展環境;另一方面也要珍惜目前所擁優勢,維護天地人,讓世界更為美好。而對其他萬物則要有同理心,猶如在都會發達的人,莫忘仍在偏鄉艱苦生活的親族。

1 2 3 ...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