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法的色空哲學

黃 惇 勝 撰文
2022-03-01

 KJ法創始人川喜田二郎(1920-2009)曾於1985年第8屆KJ法學會年會的「KJ法之使命、問題點、展望」基調演講中,以KJ圖象徵符號的有效性與累積KJ法第五回合具體策的設計化為例,談到佛法《心經》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並闡釋了「色」的獨自性及「空」的普遍性。

 讓我們先來瞭解KJ圖的象徵符號意義。所謂象徵符號指圖解化後於群島最外圍標題之外,另以稍大圖案、略語或數式表達各島內涵的畫龍點睛式符號。這種符號係早期推廣KJ法研習過程中全日本受訓學員的普遍性自主創作,於1969年左右正式被納入KJ法(《KJ法研究》,KRI,1985)。川喜田博士似認為卡片群島化過程中以文字為主的各大小標題屬「色」,而最後所形塑的符號屬「空」,因為都在詮釋群島的內涵,所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再來看看累積KJ法第五回合的具體策意義。按所謂六回合累積KJ法,前四回合是問題提起(R1)、現狀把握(R2)、本質追求(R3)及構想計畫(R4),第五回合是具體對策(R5)。川喜田博士基於指導經驗,似認為光靠文字的進展可以持續到前三、四回合,但到第五回合時就必須轉為透過非語文的類比圖畫等「形」的方式草擬,這說明了當確切本質被壓縮時、存在著論理形式無法表現的訴求力量,因而得以形成多樣表現的形態,進而開拓「設計」之路。從問題解決的角度,這也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以上兩點色空哲學的實例解說,提示了「文字障」理解、乃至語文與非語文相輔相成對事實掌握及問題解決的重要性。其實就狹義KJ法的操作過程而言,在一回合中的卡片群島化步驟,從標題卡製作再由小島到中島再到大島等,即是一種由空到色、色到空的反覆過程,也就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了!等到KJ圖完成後,人們直觀圖解結構及各卡片時,就能當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當然就情報卡片化到最終圖解完成之微變過程觀之,也能當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進一步從累積KJ法的操作過程來看,從問題提起(R1)、現狀把握(R2)、本質追求(R3)、方針(R3.5)、構想計畫(R4)、具體對策(R5)到步驟化(R6)六個回合的過程,也是一種由空到色、色到空的反覆過程,換言之就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等到累積過程終了直觀問題解決時,就能當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就問題提起到最終問題解決的微變過程觀之,也能當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綜合而言,無論從事實掌握的發現或問題解決的發明角度,KJ法實施過程都涵蓋語文資料的統合與非語文資料的頓悟或設計化運用,這或許就是所謂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了!

法的色空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