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法在政策研究發威

黃 惇 勝  撰文
2017-04-05

 自去年7月到今年3月,我在臺灣經濟研究院計畫項下、主持了中央政府委託的未來十年區域勞動力發展政策研究案,因事關國家未來發展特別挑選了兩位大將,一為國內經濟學博士、另一為美國企管碩士,共同組成了三人研究團隊。  

 我的任務是擬訂研究架構及報告章節,然後分工並放手讓他們發揮;當然查檢、處置及統合的工作仍然由我負責。研究架構及流程大致如下: 國內外文獻探討+次級資料分析+區域訪談→區域策略及功能特色研擬→政策建議。

 兩位研究夥伴在國內外文獻引用、探討、資料分析、訪談設計、進行及意見彙整上,可以說發揮所長、表現得可圈可點。然而在整個研究過程的查檢中卻仍出現了如下幾個混沌、甚至混亂的狀態:

  1. 從龐大多樣文獻資料及意見中到底發現了什麼整體上的結構性問題及未來趨勢?
  2. 從SWOT分析(內外部環境評估)到TOWS(優劣勢機會挑戰矩陣)策略,如何形成區域功能特色?
  3. 如何從宏微多元策略中形成政策建議? 

 這三個問題的解決其實就是整個研究的核心,而讓這些問題處於混沌、混亂狀態終不能解決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所幸最後都在有效的查檢處置之下迎刃而解了!什麼是有效的查檢處置?所用的方法為何?簡單的說就是KJ法,亦即KJ法在這次的政策研究中確實發揮了威力!

 KJ法是由混沌到秩序的技術,其knowhow就是統合複雜與矛盾的能力。但這對習慣於西方解析邏輯方法的研究者來說,似乎並不容易。

Related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