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魚與澆花

黃 惇 勝  撰文
2015-05-07

 日常生活碰到老婆要我做家事時,除偶爾照辦外,通常都是以在家也要做研究、寫作等理由,應付過去了。但這次不同。  

 大女兒最近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並將前往矽谷任職。我因無法出國,特別商請老婆代表參加畢業典禮,協助安頓;小女兒一聽,說她也應該去,因為當年她在英國取得學位時,姊姊也去了。這就使我不得不獨自居家做家事!雖然我仍有很大的空間375做家事、或甚至敷衍了事,但其中卻有兩件攸關生命的大事,讓我馬虎不得,那就是喂魚與澆花。

 喂魚並不簡單。首先,不能麵包屑等拿起來就亂喂;其次,魚缸的水不能太滿,也不能太淺;再其次,喂魚不能太頻繁,也不能間隔太長;不能撒得太少,也不能撒得太多。別以為魚不是政治動物,當針對撒下的飼料、搶食預算大餅的當下,魚缸裡仍會有頗為激烈的群眾肢體動作。我每天抽空俯視魚群水中動態;若是游來游去、相安無事,而且很有活力的樣子,就放心了。

 澆花也不簡單。首先,不能澆太多,也不能澆太少;其次,要澆到根部,不能只是枝葉亂灑一通;再其次,正在開花的不能澆,開完花的就要澆,特別是壁上蛇木板的蘭花更是如此。別以為花卉不是有情眾生,當澆上水的瞬間,就可聞到一股從花體散出的特別氣味,這氣味讓人感到花卉的覺受靈性。我每天抽空眺望它們花枝招展態樣;若是欣欣向榮、光彩奪目,而且很有氣勢的樣子,就安心了。 

 對我而言,喂魚與澆花只是盡心盡力,謀求恰到好處。然而在做這種工作之餘,內心仍有魚與花在受限環境下、自由自在過日子所帶來的啟示,也算是沒有白做家事了!


Related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