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熟的高多平順

黃 惇 勝 撰文
2022-10-03

 多年前有感於時序遷移,我在本語錄寫了一篇名為「高多平順」的生涯譬喻短文(2011),亦即人生的春境在求「高」,包括學歷、職位、地位等;夏境在求「多」,包括經驗、人脈、財富等;秋境在求「平」,包括平實、平心、平安等;冬境在求「順」,包括順應、順退、順終等。

早熟的高多平順 然而這個譬喻在2021年被中國大陸的網路詞語「躺平」推翻了,或至少被修改了!該詞語認為年輕上班族與其跟隨社會期望堅持奮鬥,不如選擇躺平,無欲無求;因此主張不買房、不買車、不戀愛、不結婚、即使結婚也不生子、低水平消費和維持最低生存水準等;這種思維甚至影響到其他國家的年輕人。

 果不其然,到了2022年7月在歐美就掀起了一波「安靜辭職」(quiet quitting)的浪潮!獲得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廣大迴響。當然這並非真正辭職,而是指年輕上班族放棄奮進,只想做好份內的事。早熟的高多平順安靜辭職與躺平相較,表面上看似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在心態上實已增強到「待退」,換言之由「高多平順」的「平」進展到「順」了!

 為何現代年輕人對「高多平順」那麼早熟?這應與所處環境有關了!當天災、饑荒、戰亂等艱困環境形成時,人們內心的需求自然會退到只求溫飽的最基本層次。同理,當由上到下、照章行事、等因奉此、而又發展受限的高度管理社會之環境形成,年輕上班族的內心存有無力感時,也會得過且過,將內心需求退到只求平順的最基本層次了!

早熟的高多平順 其實職場部分員工偶有這種苟安心理在所難免!正確的說,上班族隨環境變化內心需求層次的上下移動從來沒有停止過,只是零星發展沒有結構化或被檯面化而已。當然過去政府或企業所採取的一些對策譬如能力本位、職能設計、輪調、調薪、升遷、自強活動、品管圈、提案改善、分紅入股、創新獎勵、補助進修、企業內創業、青年創業等,也多多少少發生了一些舒緩的作用。

 躺平或安靜辭職可能只是一種時興口號,管理階層大可不必以「安靜解雇(quiet firing)」來對應。但在強調生產力的管理社會現實環境下,如何注入相當的創造性或參與文化要素(川喜田二郎,《KJ法》,1986),振興年輕人的職場活力,讓他們按高多平順逐步奉獻己力,仍將是組織領導人的重要課題。

1 2 3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