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我地讓資料道出真義

黃 惇 勝 撰文
2021-09-01

 日本學者川喜田二郎教授(1920-2009)所創始的KJ法,是一種頗迎合當前AI時代需求的創造性技法與思想,他在生前所創建的運作體系與各種技術,散見在其本人系列著作與專論中。若要以一句話來彰顯它的精髓,就是:「無我地讓資料道出真義」(黃惇勝,1995)。

 這句話其實也是KJ法最深奧難行的地方!讓我們先來談談什麼叫做無我,法國哲學家笛卡爾(Rene Decartes,1596-1650)有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其意是從我在思考這件事就能夠推斷出「我」的存在。據此,無我就是在關鍵時刻的當下放空自我、不做任何思考,等關鍵時刻過了才又回到思考的運用,這在KJ法的問題提起、探檢、情報卡片化與卡片群島化等都可體會。

 次談什麼叫做資料。資料有定量(數據)、定性(語文)與定象(非語文)三種(黃惇勝,2016),KJ法所搜集、蒐集、處理的資料係以文字的定性資料為主。但相對而言,定量與定象資料所蘊含的觀念仍可透過語文資料適當表達,因此KJ法所謂的資料實際上是較狹義語文性資料更為寬廣,其範圍甚至可以涵蓋人世間的萬事、萬物或萬相。

 再談談道出真義的「道」,這是動詞,不是名詞。上述資料不管是哪種內涵、以何種形態呈現,到底要怎麼道出真義?當然資料不會像人一樣主動進行說話、寫字或打字等描述,但任何資料的背後都是一種事實、真相或意義,透過人們無我地直觀統合、頓悟或發現,再以代言人的方式,就可能將此頓悟、發現等以語文的方式表達,這就是道出了!

無我地讓資料道出真義

 最後談到真義。真義就是真正的意思或意義,它代表KJ法各階段目標或總目標的達成。真義有各種不同的呈現態樣或名稱,包括標題、象徵語、事實、真相、秩序、結構、發現、發覺、發明、創見、創造、創新、實況、實情、體悟、覺悟、甚至真理等,簡言之就是一種「由渾沌到秩序」理論下的過程產出。真義可讓人從迷惘中豁然開朗而知所應對,由此邁向人生目標繼續前行。

 綜上所述,「無我地讓資料道出真義」就是KJ法的濃縮意涵或操作流程,其中又以無我最為首要。這與佛教的十二因緣法、以無我破「無明」最為首要的修行方式,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1 2 3 ...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