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是渾沌到秩序的陷井

黃 惇 勝 撰文
2012-02-26

  已故KJ法創始人川喜田二郎博士(Dr. Kawakita  Jiro) 在其代表性著作《KJ法》一書中,提到以一些混有先入觀念、既成假說、理論或希望性觀測等企圖從「渾沌」發現、創造「秩序」時,通常是完全錯誤的;並提到若不能讓「渾沌」自體道生「秩序」,將毫無意義可言。

  這說明了創造的無我觀;也說明了有形有相的KJ圖或者無形無相的腦印象結構並不必然是一種真正的發現或創造,也未必然是一種透過正確KJ法所產生的結果。我個人在國內相關KJ法論文審查,文章、講義審稿或實務演練、操作指導以及媒體KJ法介紹文字閱讀中,就經常發現有些人犯了錯、甚至誤導別人而未自知,其中最普遍、常見的就是「分類」。

  所謂分類簡單的說,就是當個人或團隊在事業或工作上面臨渾沌困境而思突破時、將創造性取材及其組合分類處理;亦即在創造性取材時分角度地引發創意,在創造性素材組合時將素材由上到下展開多層次的分門別類。這種做法固然可以快速獲得素材,快速完成素材組合,也可以快速繪製心智圖解、付諸行動。但這種方式卻很有可能是創造的陷井,因為它在性質上與川喜田二郎博士上述的混有先入觀念、既成假說、理論或希望性觀測無異。

  分類是很實用的管理工具,但其標準卻是主觀的認知或經驗。主觀是站在自我的角度看事情,這種方式很難從渾沌中發現秩序,也難有創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