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黃昏時刻

黃 惇 勝 撰文
2014-10-12

 晚唐詩人李商隱《登樂遊原》中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現代詩人朱自清的「但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皆是很多人耳熟能詳的名句。如果我們把上述的「夕陽」比喻為老人經驗智慧的成熟,把「黃昏」比喻為老人體力精神的衰退,或許就是一般所謂銀髮族的寫照了!  

 姑不論要不要惆悵近黃昏,隨著年齡增長,銀髮族經驗智慧的成熟與體力精神的衰退,其實都是一種不能否定的自然現象。問題是銀髮族到底應該如何順應這種看起來自然、但似乎又矛盾的現象?

 我最近有很好的機緣參與國內銀髮人才就業資源中心創設及運作相關事宜,也幫政府整理日本銀髮人才中心相關資料。發覺像日本這樣的超高齡化國家,其銀髮族在生命黃昏時刻的心境與動向很可作為處理上述問題的參考。

 在日本各地銀髮人才中心的「會員之聲」中,我看到了這樣的銀髮(63-83歲)心境:厭煩竟日在家、無聊寂寞、怕孤獨、無所事事的失落感;另一方面也看到了這樣的心得:做事感覺真好、工作期間的休假日超有意義、工作日感到快楽、工作充實人生、形成新夥伴關係、領取一點零用錢又能幫助人、可活動身體,因為工作生活規律了!身體健康了!精神變好了!一切都在良性循環中! 

 再看看他(她)們所從事的工作,包括幫公司發傳單、抄寫賀年卡、看管停車場、幫住家倒垃圾、看小孩、代辦購物、陪病患聊天、社區移動販賣、打掃公園等,都不是一般職場的正規就業。然而在類似上述銀髮族的心聲中,似乎沒有人在惆悵黃昏之後的未來,也沒有人特別歌頌夕陽當下的美好。

 他(她)們其實只是盡其在我、量力而為,不要孤單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