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  我

黃 惇 勝 撰文
2012-07-20

 假我就是假相。當有人說話口是心非或口非心是時,就是假相,這個人就是假我。這種假我不管理由如何,當事人說話時就心裡有數、知之甚詳。

 而當我們做夢時,不管是美夢或惡夢,也是假相,夢境中的我就是假我。這種假我當事人雖然無法立即察覺,但只要夢醒了就可明確的體驗到。

 進一步而言,佛法金剛經所述的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乃至法相及非法相,也都是假相,當然也是假我。這種假我不管是主觀的或客觀的、空間的或時間的、理論的或非理論的,都如實地壟罩在我們自身的內外部環境中,但就是一直很難甚至不會被察覺。

 假我不但有種類之分,也有層次之別。如果做夢的人是假我,那麼做夢就是假我中的假我,而夢中有夢就是假我中的假我中的假我;如果演戲的人是假我,那麼演戲就是假我中的假我,而戲中有戲就是假我中的假我中的假我。

 從世俗創造的觀點,不論假我的種類或層次有多少,假我都是素材的暫時組合;而有假我就有真我,既是真我就是獨一無二,就沒有種類或層次的問題了!由假我到真我最重要的應屬發現力,只要能夠發現假我,真我也現出了。 

 

1 2